两岸中评专访》罗致政:民共在很多立场上尖锐对立


 中评社23日刊出专访报导,全文如下:民进党发言人罗致政日前以学者身分登陆交流出席两岸政策研讨会,成为热门话题。罗致政接受中评社专访时坦言,这次到中国交流获得第一手资讯,民共在很多立场上尖锐对立,达成共识或意见一致是不可能的。 
 他强调,交流不是在说服对方,而是“我提供我的资讯给你做决策参考,你提供你的资讯供我做决策参考”,让双方决策时不必用猜的,就这幺简单。交流不是目的,而是交换意见。 
 罗致政,1964年,苗栗县通宵镇人、政治大学外交系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、私立东吴大学政治系副教授、政治系主任。学术专长为国际关係、外交政策、博奕理论。2008年担任台湾社秘书长期间,主导“830怒吼大游行”,去年参选“立委”失利,现为民进党发言人。 
 罗致政强调,这次登陆交流显示,民进党在某种程度已经有了自信,以前很多党内人士怕被贴标籤,但他从来不怕,立场愈坚定的人、主张愈明确的愈不怕别人贴标籤。他说,“妳知道,我是深绿、一边一国的,我的个人主张比党还硬”,他不担心,会有绿营人士会质疑他的忠诚度问题。 
 罗致政坦言,民进党对中国的整体氛围与过去不太一样,这反应在党与社会氛围对两岸关係的调整,新的情势下的新社会氛围可能认为民进党应该要去互动,但不一定要放弃自己的立场与主张。诚如,民进党县市长很难对中国採购团说不,但不认为社会氛围要改变民进党的坚持与主张,面对中国最可行的方式是务实与灵活。 
 罗致政说,台湾总统大选后,第一个时间想听听中国的想法与解读,这是很重要的;其次,中共中央对台工作会议刚开完,登陆可掌握第一手讯息,去了解北京政策新发展,也可以透过他们的解读比较差异。 
 他分析,北京对台政策有延续性,研讨会主题“巩固与深化”,巩固显然不是政策大转向,深化就是认为对台政策是正确的要持续深化,两者一体两面。深化是要让“九二共识”基础深化到各个地方,甚至是政党。国台办主任王毅已经讲“往南走、往下沉”,翻成白话就是,继续往中南部与中小企业走,让台湾民众的个人利益会受到两岸关係的影响,“巩固与深化”反应了北京的政策与态度。 
 共产党认为它的对台政策是成功的,某一些种作法绕过了国民党、也绕过了地方县市长直接处台湾内部问题,国台办副主任郑立中在中南部趴趴走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 罗致政认为,共产党到台湾内部直接处理民意问题,对台湾是很大的挑战。今天北京有办法用一些作法影响民进党或台湾选举,明天也有办法去影响国民党的立场与主张,若这样持续下去,“以商围政”模式可能逼迫国民党做出政治让步。台湾经济过度依赖中国。 
 身为研究国际关係学者,罗致政说,与过去绿营政务官与其他学者也曾到中国访问或交流,以前没有公开,甚至很多人是私人行程不愿让媒体採访,这一次比较公开,用比较用自然方式。罗致政对党职身分感受很深,因为有发言人身分,发言人不便发言、也限制做为学者的发言空间。 
 罗致政自认是深绿份子,与北京学者对谈、接受媒体访谈时表现却相当温和。他表示,毕竟是党发言人,发言不能凭个人立场或喜好,如果用深绿角度取代党的角度,用一边一国绑架党,这对民进党不公平,他只想向对岸反应绿营多数观点,而不是极端立场。 
 谈到备受瞩目的“民共平台或机制”,罗致政表示,北京不认为这是民共接触或平台,我们同样不认为,这不是党对党接触,只能算是属于二轨接触。他认为,民共不需先建立互动模式,应该反过来透过互动与交流找到双方可以接受的方式,也就是从互动中摸索双方可接受的方式。互动是因也是果,用个案累积交流经验。 
 罗致政言,现在两岸交流五花八门、种类很多,哪些能去?哪些不能去?要订出一个可以涵盖所有交流的準则确是一大挑战,很难面面俱到;不过,民进党还是要有党的立场与主张,订出一套党公职人员登陆。
 询及最大收获为何,他说,第一时间访问中国并获得他们对两岸与选举的看法,他们的看法不一定跟我们一样,但绿营不同的声音被带进会议讨论,也是有意义的。 
 罗致政认为,绿营把不同观点带进会议讨论,不见得被接受、至少被听到了,这种声音不是要说服对方,至少让对方不要太多误解与误判,这是很重要的。北京不必想要说服他放弃反台独,他也不会想要说服北京放弃统一,说服不是目的,谁也不会被说服。目的是要沟通对话,沟通的目的不是要沟通而沟通或对话而对话,而是要让对方有资讯避免误解与误判造成不必要的冲突。